慧聪网首页慧聪电子网首页资讯技术展会人物集成电路半导体LED照明找供应找求购精彩图文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电子网

铁打的富士康 流水的员工

2010/5/27/9:1来源:新闻晨报

□富士康员工进出厂区都必须刷卡

□富士康员工进出厂区都必须刷卡

□“十一连跳”并未影响打工仔前来应聘

□“十一连跳”并未影响打工仔前来应聘

  富士康的“第十一跳”,让富士康的员工秦程每天都能接到父母嘘寒问暖的电话。这些大部分来自全国各地的“贫二代”打工者们,在富士康只能继续着他们遥不可及的财富梦想和两点一线的打工生活。

  老员工林风(化名):曾在富士康工作10年,担任管理岗位

  “离开了富士康,我觉得自己更自由了。 ”在富士康工作的那么多年,林风始终没有找到归宿感。 “感觉自己被框在了那里,每天的生活都在富士康的影响之下。 ”

  管理者不比普工轻松

  林风在富士康工作将近十年,大学毕业后就应聘到富士康深圳龙华厂区,以储备干部的身份开始了他在富士康的工作,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离开。“与普工相比,我们作为管理层精神上的压力更重一些。”林风说,他并不认为富士康的管理者比普工轻松很多。“大家各司其职而已,而且管理人员的责任感、失落感可能更为强烈。”

  此前富士康跳楼身亡的员工卢新,在遗言中说自己来错了,觉得自己误入歧途,浪费了时间与青春。对于这一点,曾在富士康工作的林风也有同感。“离开了富士康,我觉得自己更自由了。”在富士康工作的那么多年,林风始终没有找到归宿感。“感觉自己被框在了那里,每天的生活都在富士康的影响之下。”

  纪律严明但令人窒息

  对于富士康的半军事化管理,林风有着自己的理解。“富士康的管理比起其它的小厂,更为严苛。集中住宿,员工生活涉及的方方面面,都能在富士康内部找到相应设施,你有需求就在这个厂区内解决,让人有种心理被隔离、精神被绑架的感觉。”林风如今在长三角的一家企业继续从事管理工作,他对自己现在的状态非常满意。“环境宽松了,我可以去支配更多自己的时间了。”生活在富士康的围墙之内,林风坦言自己会有窒息的感觉。“但不得不承认,作为一台庞大的生产机器,富士康纪律严明的管理是对的,否则无法保证它运转的效率。”林风说,与很多小厂相比,富士康的员工收入、硬件设施、食宿供应等等,做得并不差。“要避免悲剧的发生,富士康可以改善的空间很大,合理安排员工的工作,增加他们可支配的时间,增加一些可供员工娱乐的设施,让他们不要觉得生活太单调,这些其实并不难做到。”

  老员工秦程:已在富士康工作3年,普通员工

  从2007年进入富士康工作至今,秦程就不止一次被老总郭台铭的发家神话所激励过。只是三年过去了,他仍然掐算着每个月的工资发放日过日子。

  为获高分给主管送礼

  秦程接过记者递给他的一根烟,点着后深吸了一口说:“现在是我一天里最轻松的时候。”每天中午的午饭时间,对秦程这样的打工者而言尤为珍贵,他们戏称抛开吃饭时间剩下的半个小时,是他们固定的“放风”时间。

  从2007年进入富士康工作至今,秦程就不止一次被老总郭台铭的发家神话所激励过。只是三年过去了,他仍然掐算着每个月的工资发放日过日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月光族”。几年来,他的工资没怎么变过,正常时每个月1600元左右,加班最多的一个月他拿到过2300元。

  为了能给家里多寄些钱,秦程做过很多种尝试。他曾拼了命地加班,但收入的增加和身体的匮乏让他觉得很是得不偿失。他也曾拿出一个月工资的一半去给主管送礼,希望主管在给他绩效考核时能给个高分,技能等级若提高至“员1”的话每个月就会多100元钱。可惜这样的提升机会太难得,同一小组内几十个人抢一个,去年因为金融危机还取消了评级,他的礼也等于白送了。几年过去了,他仍然毫无积蓄,而且这种状态还将持续很久。

  富士康人几乎没恋爱时间

  秦程一天的生活简单而又枯燥。早上6点多起来就往厂房赶,因为迟到5分钟以上就会被记入系统扣钱。中午吃饭时间他可以走出厂区抽根烟,跟相熟的工友聊聊天、透透气,熬到晚上8点左右下班后,回到400元一个月的租住房看电视睡觉。富士康有给员工安排住宿,但因为亲眼目睹了有人从13楼跳下去摔死的惨状,秦程怎么也不愿意继续在宿舍里住了。

  秦程是陕西咸阳人,他找了个重庆的工友做女朋友。谈了许久的恋爱,两个人还未曾一起看过电影。对富士康人来讲几乎没有谈恋爱的时间,大多是闷在家里,偶尔会出去上上网,或者去旱冰场滑旱冰。来深圳几年了,他去市区的次数屈指可数。富士康的园区很大,几十万人生活在这里,本身已经就是一个小型的城镇,而像秦程这样的富士康员工,他们的生活也都被刻上了富士康的烙印。

  简单枯燥但仍是最好选择

  对于自己的工作,秦程并不怎么提及,他说用“简单枯燥”四个字就可以形容了。记者问他有无想过更换工作,他却回答说比较下来,还是富士康的待遇相对好些。

  富士康接连出现的跳楼事件,对秦程本人倒没什么直接影响,但却让他的家人操足了心。“家里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问我累不累,也劝我早点回去。”可秦程自己暂时还没有回家的打算。

  新员工李建伟:昨日刚刚应聘进入富士康

  富士康的“十一连跳”,李建伟在新闻里看到,但这并未对他来富士康应聘产生任何影响。

  选择富士康因为无须学历

  李建伟是拎着一个破旧的行李箱来富士康应聘的,这也是他第一次外出求职。从赶到位于深圳龙华富士康厂区外的普工招募点,到进去面试拿到体检通知书,李建伟一共只用了大概半个小时。与身边大多数打工者一样,李建伟高中没有念完就辍学在家,看到村里其他小伙子都去外地打工赚钱了,他也带着一包行李来到梦想中的大都市深圳。

  李建伟是广东茂名人,因为有老乡告诉他来富士康应聘普工不需要高中毕业证,他才直奔富士康而来。应聘的过程非常简单,只需要带好自己的身份证,在招募点旁边的一个小店内花10元钱照一组照片就可以填表了。富士康的“十一连跳”,李建伟在新闻里看到,但这并未对他来富士康应聘产生任何影响。

  在普工招募点外,拉着一条维持排队秩序的警戒线,每隔10分钟左右就会有20多人进去应聘。一间房间填表,一间房间进行简单的初步面试,合格了就会进入下一道体检的程序。很多应聘者并不清楚自己进入富士康后每个月能拿多少钱,也不知道自己将走上怎样的岗位、做什么工作。免费报名和包吃包住对于李建伟这样的应聘者而言是一个很大的诱惑,起码刚刚从农村来到城市的他们,有了一个落脚的点。

  每天都有旧人出新人进

  昨天并不是富士康员工招募的高峰期,排队大概只有10多米长。报名时要填表,于是招募点外就有四五个小贩专门出售水笔。一名小贩抱怨说,以前队伍都能排满一条马路,她一天能卖40多支,现在每天最多也就能卖10支了。

  一拨又一拨的新进员工,每天都会注入富士康这个庞大的生产机器。与此同时,每天也有一批又一批的员工选择离开这里。很多富士康的老员工都说,他们几乎每天都会看到部门里增添的新员工,有时候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人家就走人了。

  跳楼,绕不开的关键词

  接连的跳楼事件,给富士康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员工之间交谈的话题,这几天也都围绕于此。记者接触的大部分富士康员工,尽管对自己目前的收入、工作状态都有所不满,但对于那些跳楼者轻生的原因,他们却都倾向于归结于个人。“工作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拍屁股走人呗!”这些同在富士康工作的人们,对于富士康员工的接连跳楼也有些不能理解。

  记者在采访时还发现,跳楼者事后所得到的抚恤赔偿,成为员工们谈论较多的一个话题。“跳一个赔25万元,干20年都未必攒得下这么多钱!”一名四川籍的员工说,他觉得有些人就是为了拿到那笔抚恤金才选择跳楼的。

  这个可怕的念头究竟是不是那些轻生者的真实想法记者已无从考证,但在一些富士康员工当中,以此为由表示自己“不能接受却可以理解”的人并不少见。在一个手机组装车间工作的女工芳芳(化名)告诉记者,两天前她的一位工友在车间跟主管吵架,主管当时说话有些难听,并威胁说不再安排加班给她,结果她那名工友突然回了一句“你别逼我,逼我我就去跳楼!”,之后这起冲突便化解得无影无踪了。

  一名河南籍的富士康基层管理人员说,他觉得“跳楼”已经像个传染病一样,在富士康产生了连锁反应。“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现在都已经第十一个了。”这位员工并不认为跳楼者与工作本身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因为据他所知有好几个跳楼者都是因为感情问题。“我们不是都活得好好的么,真搞不懂他们怎么那么想不开。”

  为了防止再有人跳楼,这两天富士康的员工开始接到由企业关爱热线发来的短信,同时收到了一封“致富士康同仁的一封信”。短信及信件的主要意思,就是告知员工一旦发现自己或周围的人情感上出现较大波动,要随时拨打富士康员工关爱热线。在信件随附的签名回执中,第三条则明显表明员工因个人原因自杀、自残后果自负的意思。

关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