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芯城 | 慧聪智能硬件网 | 慧聪新能源网 | 慧聪LED网 | 慧聪电气网 | 慧聪电源网 | 慧聪IT网 | 慧聪变频器网
特惠新品微信
投稿
热门推荐:传感器专栏 | 半导体专栏 | 热门展会 | CES 2018 | 2017中国行业资讯大全 | 买芯片 采购 | 2017年活动回顾 | 中国电子展 | 2017品牌盛会TOP10榜单

慧聪电子网首页 > 行业资讯 > 电子早报 > 正文

分享到

暗访华强北:中国比特币矿机垄断全球

http://www.ec.hc360.com2018年01月28日22:50 来源:证券时报T|T

    都说是虚拟货币,比特币到底离我们有多远?

    其实,就在你我身边。

    众所周知,比特币主要是靠“挖”,挖矿机的诞生在比特币世界上演了一场又一场算力“军备竞赛”,挖矿的门槛也不断提高。其实,“中国制造”在过去几年牢牢垄断着各式矿机的设计和生产。但或许不是很多人知道,深圳华强北已经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矿机销售集散地之一。正值“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华强北开街一周年,我们不讲人流量有没有恢复,也不讲商业街如何转型,我们从比特币挖矿机的故事讲起,讲述一个不一样的华强北。

    矿机的故事

    比特币的价格暴涨暴跌看似很刺激,矿机的故事同样精彩。

    如今,抱一台矿机回家或者部署一个家庭小作坊挖矿的中小矿工盈利空间非常有限,挖矿行业也正逐渐向有廉价电资源、有专业化部署能力的企业和团队集中。只是,影响挖矿的因素有很多,比如矿机的性能和功耗、全网的算力和难度、矿场的部署和运维能力、有没有廉价电的资源、以及币价和政策的导向等。可以说,如果没有挖矿机和越来越多的挖矿者,至今比特币或许仍只是由极客群体的笔记本电脑在空闲时生产出来的。

    在比特币产生初期,比特币非常好“挖”,普通电脑CPU就能完成,只需下载软件就可以自动“解题”。由于每天产出区块数量固定,随着币价上涨,“解题”的人越来越多,挖币难度也会越来越大。与之相应,全球的算力增长越多,币就越来越难挖。

    比特币价格过去一年的暴涨,客观上让比特币突破了极客的圈子,进入了普通人的视野。当大部分人终于将目光瞄准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时,有这样一部分人,他们嗅觉灵敏,能迅速捕捉到比特币上涨背后的商机——矿机。在一场专业矿机研发的全球较量中,大量矿工涌入,矿机一机难求,这种动态博弈也催生了另外一个群体:矿机批发商。

    成立于2013年的比特大陆就是从比特币暴涨狂潮中找到了另外一条商机,它设计了比特币矿机的芯片,装配至机器之后,再销往世界各地的客户。目前全球80%甚至90%的矿机都由该公司提供,这家靠着生产矿机、筹建矿池成长起来的公司,长期占据着比特币全网算力的头部位置。

    回顾2017年,半导体业的最大惊奇,就是第三季度突然窜出的比特币挖矿芯片需求。巧合的是,比特币就从那个时候开始自己的疯涨之旅。美商联博证券此前发表的研究报告指出,台积电去年第三季度的虚拟货币ASIC芯片收入,“我们相信大部分来自比特大陆”。

    其实,“中国制造”在过去几年牢牢垄断着各式矿机的设计和生产。世界排名前三的数字货币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科技,囊括了全球九成以上的份额,而这三家公司都是由中国人创办。

    国际化的矿机销售

    许多矿机铺位上的广告都印着中文、英语、韩语甚至阿拉伯语,显示这里的矿机生意非常“国际化”。

    重新走入华强北,很多东西在不经意间就悄然改变。许多人都在谈论着区块链,比特币,算力,哈希值,矿机……他们原本都是卖电脑的,给人讲解电脑的运行速度和配置,商铺里依然摆放着电脑,但其实他们是在卖矿机。

    “现在谁还卖电脑,随便去问一问,有多少矿机收多少矿机,每天价格都在变化,二手的蚂蚁矿机S9依然能卖到21000元左右。”天雨矿业的销售丁阳向记者表示。

    进入华强北的赛格广场,记者发现商场中间一根巨大的柱子上赫然写着“天雨矿业S9、4楼”,矿机生意在华强北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

    “蚂蚁矿机S9矿机怎么卖?”记者问。

    销售员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在计算器上快速敲出了当天矿机的价格——24700元,这似乎已经成为行规。

    “我们直接跟比特大陆厂家拿的货,这个价格包括电源,这只是今天的价格,因为矿机每天的价格不一样,波动也很大,一般都是10台起订。”销售员丁丁表示。

    在整个交流过程中,丁丁不停地接电话,都是来询问今天的矿机价格,放下电话后她继续说,目前蚂蚁矿机S9在市场上卖到断货,刚又有客人预订了10台矿机。随后,他让另外一个销售员把顾客要的10台矿机送到指定地点。在华强北实地探访过程中,记者发现蚂蚁矿机S9是目前市场销售最火爆的一款,而且不同店价格也不太一样,基本维持在22000元到27000元之间。

    记者发现,许多矿机铺位上的广告都印着中文、英语、韩语甚至阿拉伯语,显示这里的矿机生意非常“国际化”。伟信矿业的销售员李贝贝向记者介绍,来华强北购买矿机的买家主要来自俄罗斯、印度、韩国、日本等,而在与他们的交流中,由于语言沟通障碍,基本全程都是用计算器在讨价还价。

    而华强北的商家最喜欢就是这些来自国外的矿机买手,他们目标明确,且购买量极大,基本上都是100台起订,而且签证时间有限,加上每天矿机价格波动幅度较大,所以一旦合适,他们会立刻敲定。

    供不应求:挖矿赚不过卖矿机

    赛格广场四楼其中一位商户向记者表示,自己边挖矿边卖矿机,但现在挖矿门槛高,还赚不过卖矿机的。

    据记者了解,蚂蚁矿机S9生产成本只需要3000元左右,但因为市场炒矿机日趋火爆,目前蚂蚁矿机S9一路被炒到3万元左右,依然供不应求,可见矿机的利润空间有多大。

    “有多少就基本能卖多少,我们也在囤货,其实风险也很大,因为矿机的价格是跟比特币价格成正比,所以我们承担的风险也很大。不过,最赚钱的还是比特大陆等生产商,一台机器的利润至少3倍以上,我们只是中间商。价格好的话,我们有客人一天预订5000台。”伟信矿业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

    值得一提的是,矿机生产商很可能根本不需要“贷款”这种传统的金融模式,因为他们使用更古老的方式:先付款,然后要等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收到矿机。记者询问后得知,许多矿机生产商在深圳沙井等地都设有工厂,说明矿机也多数是“深圳制造”。

    “基本不用去官网预订,那里全部都是被中介预订然后再倒手,大家都在炒矿机,我以前是做贷款的,现在不也是转行来做矿机。未来的趋势,这东西还是挺火的。”赛格广场四楼其中一位商户向记者表示,自己边挖矿边卖矿机,但现在挖矿门槛高,还赚不过卖矿机的。来自内蒙古的一位矿场主就经历了这样的疯狂,他去年将矿场更换下来的旧矿机委托华强北的商户转手,“用了一年的二手机,居然比我当初买的价格还要贵。

    矿机生意做起来之后,卖家这端也有了一些新玩法:一些商户另辟蹊径,提供衍生服务吸引顾客,例如矿机托管业务,商家找来稳定的电力和场地,建好矿场。买家在购买矿机后选择托管,缴纳托管费后无需考虑其他问题。丁丁向记者介绍:“如果你买的矿机不想在家里用,我可以介绍一个朋友给你,你把矿机托管在他的矿场,托管费为每度电5角,挖出的比特币依然算你的,还是挺划算的。”

    说起托管,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动辄几千台矿机的机房都有24小时专职维护人员,还有风冷水冷保温措施来保证矿场持续的运转。除了四川,还有一些矿场会聚集在内蒙古,但那边多用的是火力发电。一般在丰水期,发电量供过于求,因此矿场也帮助四川当地有效利用了部分水力资源,但不排除存在违规用电情况。而在枯水期,矿场可能会将多余矿机迁移到内蒙古、新疆等地。不过,挖矿行为所带来的高耗能、高污染,以及由此引发的市场投机行为促使多国政府收紧监管措施。

    另外一边,由于比特币“挖矿”僧多粥少,也促使比特大陆等矿机生产商不得不寻找新蓝海。而此时,AI芯片机会来了。此前,比特大陆发布了旗下的AI品牌Sophon,以及自研的全球首款张量加速计算芯片(TPU)——BM1680。

    而在销售这端,矿机的生意要看虚拟货币的脸色,也要看监管的松紧。这或许也是一些华强北电脑商户的真实写照:虽然矿机已经是“中国制造”,而且产品非常热销,暗地里也都在卖矿机,但电脑的生意还是放不下……

    暗访华强北:中国比特币矿机垄断全球,这是最被忽视的制造业样本

    

    本文转载自《棱镜》,作者刘鹏。

    2018年1月中旬,深圳连日阴雨,气温降至10℃以下,南国冬季来临。

    但华强北商人丁瑞的矿机生意,正是旺季。他刚刚完成一笔100台矿机、超过300多万元的单子。和他交易的,是一个俄罗斯人,对方从莫斯科慕名前来,在得到能立马交货的承诺后,爽快地交付了订金。

    在华强北,像丁瑞这样的商人,已经成为庞大的群体。他们在以比特币、以太坊等为代表的数字货币惊人涨幅中,灵敏地嗅到商机,借助华强北背后的产销能力,向全国乃至全球铺开矿机生意的大网。

    浪潮席卷之下,短短半年时间,华强北一扫近年来受电商打击的颓势,商铺紧缺、房租上涨的故事重演,就连门口黄牛和你的搭讪,也从“发票发票”和“手机手机”,变成了“矿机矿机”。

    在数字货币疯长的过程中,价格数字的涨跌,是最受关注的焦点。对于矿机如何生产数字货币,愿意认真了解者寥寥。

    但事实上,如果没有矿机的开发、生产者,至今比特币或许仍是由极客群体的笔记本电脑在空闲时生产出来的。这也意味着,它不会进入大众的投资视野,更不会涨出天价。

    更少有人知道的是,中国人垄断的矿机生产及经销链条,也是“中国制造”领先全球的一个典型缩影。

    我们在华强北见到了来自塞尔维亚、俄罗斯、印度等全球各地买家,在那里急切地寻求矿机货源。但他们毫无要求“物美价廉”之意,这是一个卖方市场,中国卖家主导着话语权。

    背靠深圳及周边强大的制造业基础设施,“中国制造”在过去几年牢牢垄断着各式矿机的设计和生产。世界排名前三的数字货币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科技,囊括了全球九成以上的份额——这三家公司都是中国人创办的。

    在芯片产业领域,矿机生产商的芯片设计、开发能力成为专业芯片行业上升最快的细分领域。红杉等顶级风险投资公司亦投资了矿机生产领域的佼佼者。

    现在,已有野心勃勃的矿机生产商开始向人工智能领域扩张,他们认为自己在算力领域的技术积累,恰好能解决人工智能芯片算力不足的问题。

    矿机的故事,比数字货币起伏的价格,更值得中国公司潜心研究。

    而从被誉为“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华强北,开始讲述矿机产业链条故事,再合适不过。

    华强北的异变:每个人都在讨论矿机

    进入华强北的地标赛格广场,楼层指引中“矿机”两字很快映入眼帘。这里的4层和5层,铺位基本被矿机商户占据。

    丁瑞是这里较早经营矿机生意的商户,他原本的主业是售卖显卡和机箱。之前卖电脑、手机的商家们,纷纷改了行当,叫卖矿机。有的商户甚至连原有的招牌还没改,柜台上直接摆着矿机,用来招揽客户。对他们来说,狂机与以往的电脑硬件并没有差别,只是更紧俏。

    赛格广场的招商经理告诉记者,矿机的生意火起来之后,这里的铺位租金上涨了接近一倍,但依然无法阻挡商户的热情。铺位紧缺,为此他们决定利用春节假期时间,把一些空间不合理的铺位重新规划,再分割出租。

    “买矿机到赛格。”这位招商经理很兴奋。“现在国际上已经形成口碑了!”

    在赛格广场短短的探访中,记者就遇到了来自塞尔维亚、俄罗斯、印度等地的买家。他们在寻找谁手里真正有货,最难采购到的就是中国制造的蚂蚁矿机和阿瓦隆矿机。为寻找到合适的价格,他们还会熟练的使用微信,方便店家有更便宜的价格后及时通知。

    华强北的商家最喜欢的,就是这些国际买家。丁瑞的经验是:“他们目标明确,通常要的量比较大,而且签证时间有限,所以会很快下决定。”

    矿机生意做起来之后,卖家这端也有了一些新做法。一些商户另辟蹊径,提供衍生服务吸引顾客。例如矿机托管业务,商家找来稳定的电力和场地,建好矿场,买家在购买矿机后选择托管,缴纳托管费后无需考虑其他问题。在一家挂着“华硕电脑”招牌的商户,店里销售极力推销这种模式,并拿来计算器熟练输入各种数字,演示回本周期。

    在半年时间里,原本出厂价万元左右的矿机,被爆炒到超过3万元的价格,但依然供不应求。

    “只要你有货,你就是大爷。”一位商户称。供需严重失衡的市场里,一些矿工淘汰下来的二手矿机,也成为被追捧的对象。“比如说蚂蚁矿机S9,一些矿场因为种种原因不干了,或者买了最新机器淘汰下来了,一台还可以卖到两万多块钱。”

    四川的一位矿场主就经历了这样的疯狂,他在2017年底将矿场更换下来的旧矿机,委托华强北熟悉的商户转手卖掉,“用了一年的二手机,居然比我当初买的价格还要贵。

    中国力量首秀:天才少年与中国制造完美结合

    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矿机销售集散地,华强北背后的支撑,是深圳及附近地区强大的电子工业设计和制造能力。

    曼巴显卡矿机创始人金鑫对此感受颇深。2017年9月才下定决心要进入这一行业的他,在华强北找到了生产矿机的所有零部件,并在深圳宝安找到代工厂迅速投入生产。这在全球其他地方都不可能实现。

    金鑫的感受不是个例。占有矿机市场最大份额的蚂蚁矿机,亦是在深圳代工厂完成制造和组装,随后通过深圳的区位优势,将矿机运输至全球各地买家手中。

    华强北和深圳所代表的“中国制造”力量,在五年前首次出手,就震撼了整个比特币世界,并从此之后一直占据着矿机产业链条霸主地位。

    2012年6月,一家名叫蝴蝶实验室(ButterflyLabs)的机构,声称正在研究集成电路式(ASIC)的专业矿机。如果研制成功,蝴蝶实验室很可能将掌控比特币世界超51%的算力,也意味着该机构可以对比特币的区块进行篡改,几近拥有完全掌控权。

    “比特币的自由世界要被毁灭了!”大洋彼岸的“蝴蝶”扇动翅膀,惊醒了国内一众比特币爱好者。还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集成电路设计专业读研的张楠赓(币圈人称“南瓜张”),以及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蒋信予(币圈人称“烤猫”),代表中国力量迎战。

    南瓜张被币圈普遍认为是世界上第一台ASIC矿机的发明者。他将其命名为“阿瓦隆”,并卖向世界各地,成功狙击了蝴蝶实验室。

    相比南瓜张的“第一”,天才少年蒋信予研发的烤猫矿机,实现了更大规模的量产。

    2012年7月,蒋信予用昵称friedcat(即“烤猫”之意),在比特币论坛bitcointalk上发起众筹,众筹份额被直接划转为烤猫矿机股份,并与比特币进行锚定。尽管发行的是股份,而不是代币,但这一过程依然被很多人视作ICO(InitialCoinOffering,首次币发行)在中国的第一次尝试。

    最早翻译中本聪白皮书的币圈传奇人物吴忌寒投入数万元,在烤猫矿机研发成功后,这一投资为他带来了上千万回报,并促成了他此后创立世界上最大的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

    2013年初,阿瓦隆矿机和烤猫矿机相继出货,原本的挑战者蝴蝶矿机则遥遥无期。在随后的几年时间中,尽管经历了烤猫失联、新霸主崛起,但借助“中国制造”完善的基础设施和生产能力,中国力量从此成为矿机产业链条无可撼动的霸主。

    算力大战前传:比特币价格保障带来的天时

    但扮演救世主的理想主义,亦因为此次算力军备竞赛,被推向深渊。

    2013年,比特币在世人面前完成首秀,年内涨幅超百倍、最高至8000元的价格,尝鲜者惊奇地发现,专业级矿机如同能下金蛋的鸡一样,可以源源不断地带来巨额财富。阿瓦隆矿机和烤猫矿机,价格在市场上被爆炒至六位数,依旧供不应求。

    尝到甜头的获利者们,再也不愿回到过去。中本聪原本设计的每人利用笔记本即可参与挖矿获得比特币奖励的平衡,被完全打破。中国设计、中国制造的ASIC专业矿机,在比特币世界上演了一场又一场算力军备竞赛,将“挖矿”的门槛提升了千万倍。普通电脑成为历史,售价上万元一台的集成电路式矿机被搬上舞台。

    随着越来越多的矿机生产商加入进来,在疯狂的算力军备竞赛中,每台矿机所能获得的比特币难度随之上升,谁能开发出算力更强的狂机谁就会接到大量订单。摩尔定律下,芯片升级研发能力,直接决定着竞赛的成败。

    闪电智能CEO廖翔,亲身经历并参与了当年这场军备竞赛。他表示,在行业草莽年代,传统的芯片大厂,比如因特尔、AMD、英伟达等,根本瞧不上这点生意,而第二和第三梯队的芯片厂商,则无暇顾及。

    “可以说在传统芯片厂商种种原因没有介入,给了行业很大的窗口期,谁能研制出最新的芯片投入生产,谁就能赢。”

    烤猫的早期投资人吴忌寒,成为这一轮军备竞赛中,最大的胜出者。他与在街头偶遇结识的芯片专家詹克团,在2013年共同成立了比特大陆。后者在半年时间里研发出了ASIC芯片,并在2013年11月将这款名为“AntminerS1”的矿机推向市场。

    “比特大陆的崛起,可以说天时地利人和,无一不可或缺。”同样经历过那场算力军备竞赛的人士评价。首先是两位创始人的结合,在当时矿机创业圈子内,“是黄金搭档”,因为“吴忌寒懂比特币,詹克团懂芯片”。行业草莽年代,这样的结合显得尤为珍贵。

    此外是“运气”成分。AntminerS1甫一面世,正是比特币价格飙升最猛烈的时间,这为比特大陆在2014年币价陷入低谷时备足了粮草,有资金支持下一代芯片研发。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如果詹克团研发的ASIC芯片再晚一个月,比特币的价格从8000回落到800,可能就不会有后来了。”

    激烈的竞争中,受限于芯片能够承载的算力,很多入局者生产的矿机还未出厂,就面临着淘汰的风险。

    而一度占据全网算力大头的烤猫矿机,也开始掉队。2013年底,在比特币价格狂飙突进的关键时刻,烤猫的第二代芯片研发遇挫。如同它和阿瓦隆共同击败的敌人蝴蝶实验室的结局一样,在算力迅速膨胀的节点,一步慢则步步慢,在其他对手的竞争下,烤猫矿机从顶峰时期占据全网超过20%的算力迅速回落至4%。苦撑一年多之后,烤猫在去生产线考察的路上,神奇失踪,至今成谜。

    人工智能的短板:算力瓶颈将由矿机厂商打破?

    四年后的今天,算力军备竞赛的胜出者比特大陆,成为比特币世界中毋庸置疑的王者。在全球ASIC矿机市场份额中,比特大陆以超过70%的比例拥有绝对话语权。

    在世界顶级芯片代工厂商台积电2018年最先进7纳米制程首批客户名单中,比特大陆赫然与高通、辉达、AMD、海思这些知名厂商并列。2017年的新一轮融资,比特大陆吸引了红杉和IDG入场,估值达“数十亿美元”。

    研制出世界首台ASIC矿机的南瓜张,也不逊色。他所领导的公司嘉楠耘智,在借壳A股公司鲁亿通失败后,提交了挂牌新三板市场的申请,并在新一轮融资中估值达33亿元人民币。《棱镜》获悉的数据显示,受益于2017年比特币价格的惊人涨幅,2017年全年,嘉楠耘智营收超过20亿元,大部分来自于矿机销售。

与此数字对应的,是仅仅30人的研发团队。

    在垄断了全球的矿机市场份额之后,两家公司发现了新的兴奋点:借助于比特币矿机的算力技术积累,他们可以将经验复制至世界技术最前沿——人工智能领域。

    嘉楠耘智的一位人士介绍,在实现人工智能的要素中,算法是普遍最被重视的一环,算力却一直被忽视。在算法上,芯片厂商AMD和英伟达通过他们设计生产的显卡(GPU)进行深度学习,走在了最前端。不过,经过多年的积累和发展,算法已经很成熟,算力要素成为制约人工智能的最大短板。“为何一些人工智能的机器人不能直立行走?根本原因还是在算力上面。”

    在芯片层面,比特大陆产品战略总监汤炜伟预判,比特币矿机芯片走过了从CPU到GPU再到ASIC专用芯片的进程,与之类似地,人工智能芯片也将重演从CPU到GPU再到ASIC的进程。

    “以GPU为代表的图形处理器推动了第一波人工智能的浪潮……但是随着行业的发展,随着深度学习算法的成熟,随着体系架构不断快速演进,到2020年专用芯片(即ASIC)数量将会超过GPU芯片。”汤炜伟笃定。

    比特大陆在2018年1月发布了基于人工智能的芯片品牌“算丰”,嘉楠耘智的相关动作也在紧锣密鼓中。

    “这是在芯片领域,中国拉近、甚至是超过美国的契机。”在比特大陆“算丰”发布仪式上,其负责AI产品技术的总监王俊兴奋地称。

    不过这一次,两家公司面临的,是阵容颇为强大的对手。谷歌、AMD、英伟达等顶尖选手,无论在研发资金支持上,还是在技术和数据的积累上,均不可小觑。

    一位人工智能领域的资深观察人士指出,因为“人工智能训练的算法可能会改变,训练的数据和生态也不掌握在自己手里”,因此他表示出对后路的忧虑。

    但他也看到了积极面,两家公司选择了最有经验优势的ASIC方向,是在区块链生态中孕育出的力量,并向传统芯片厂商发起冲击。

    深圳的那些代工厂与华强北的商户,应该很期待这一市场尽快爆发。当矿机这种技术主导的“中国制造”的、产品热销之后,没有人会怀念天天打价格战的“山寨机”时代。

责任编辑:李嘉

声明:本网站中,来源标明为“ 慧聪电子网”的文章,转载请标明出处。

欢迎投稿,邮箱:lijia03@hc360.com

活动推荐

更多

2017年电子产业品牌盛会暨采购经理人年会

2017年12月22日

深圳会展中心5F簕杜鹃厅

精彩现场

友情链接

申请友情链接

赛迪网 RFID世界网电子信息产业网畅享网与非网电子产品世界慧聪智能硬件网慧聪电气网慧聪电源网慧聪IT网慧聪变频器网慧聪LED网慧聪芯城慧聪新能源网

慧聪电子网总部

北京市海淀区海淀大街3号鼎好大厦B座7层

慧聪电子网分部

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3000号长城大厦5层

深圳市福田区深南中路2018号兴华大厦A座七楼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我要投稿
| 寻求报道 | 申请合作

Copyright?2000-2014 hc36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10051号 海淀公安局网络备案编号:11010802015485